• <menu id="amgcs"><menu id="amgcs"></menu></menu><menu id="amgcs"></menu>
  • <xmp id="amgcs"><nav id="amgcs"></nav>
    <menu id="amgcs"><tt id="amgcs"></tt></menu>

    簡報第72期:金色征程黨旗紅(二)

    來源: 發布時間:2021-10-27 瀏覽次數:71

    中共中央長期立足上海,秘密交通線里黃金是“硬支撐”。 中國共產黨剛成立時,我黨的經費并不充足,除少部分黨費外,幾乎完全從共產國際得到。1927年國民大革命失敗以后,中共中央繼續駐扎上海,指揮著全國的武裝起義和紅色蘇區的發展。但由于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危機暴發,共產國際提供經費已愈加困難。同時,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我黨需要的經費也在增加。

    20世紀30年代以后,中共領導下的紅色蘇維埃政權紛紛建立發展起來,蘇區各地陸續實行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隨著蘇區在財政上的穩固與自足,將蘇區收集的黃金、銀元、鈔票等秘密運往上海,成為了中共中央解決自身經費問題的另外一種途徑。值得一提的是,在蘇區送往上海的諸多款項之中,黃金作為一種更具價值的硬通貨,對于駐扎于大城市的中共中央來說更是急需的特殊資源。

    在毛澤東領導的中央蘇區,曾將區內搜集的大量經費送往上海,以扶助黨中央開展工作。1929年1月,毛澤東、朱德率領的紅四軍在攻克吉安后,又進一步“取得了大量的財政收入”,“其中,黃金的收入是紅軍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在當時的情況下,“土劣如無現鈔、現洋的,準以黃金飾品每兩折大洋60元交納”。因此,黃金作為中央蘇區籌集經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其特殊作用毋庸贅言。此后,在上海中共中央建立起與中央蘇區的交通聯絡之后,中央蘇區收集的黃金也被陸續送往上海。

    在贛東北蘇區,1931年至1932年間,方志敏曾兩次率領紅十軍入閩作戰,第一次赤石之戰,沒收了官僚買辦資本家財產,籌集了銀元10萬多元,黃金3000余兩。方志敏等人領導干部群眾不僅建立起被服廠、兵工廠、紡織廠等獨立的工業體系,還創建了蘇維埃銀行等金融機構。在經濟逐漸好轉、財政逐步充足的情況下,贛東北蘇區的工作人員“往往只用少數的經費”,而選擇將更多的財力積極支援上海的黨中央。就上交中共中央的黃金數量而言,贛東北蘇區于“1931年上交中央黃金650兩,1932年兩次帶給中央黃金350兩,1933年給中共中央和中央蘇區送去黃金兩箱、銀洋18箱”。

    從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到1933年中共臨時中央政治局遷移瑞金,除短暫駐扎武漢外,在黨中央駐扎上海的十余年間里,除了贛東北和中央蘇區向中共中央輸送黃金以外,諸如鄂豫皖、湘鄂贛等蘇區也曾將收集的黃金秘密運往上海。也正是在各蘇區財力支援的基礎之上,才使得中共中央能夠擺脫對共產國際的依賴,進而長期立足上海,指揮著全國的武裝起義和蘇區建設。

    但是,這些黃金怎么才能安全運到上海呢?在當時,以上海為軸心的秘密交通線主要有三大主線:一條由上海到北方局(北京),一條到南方局(廣州),一條到長江局(漢口),也稱之為北方線、南方線、長江線。其中,各主線又下設多條不同的支線,為有效連接各蘇區和各地省委。

    秘密交通線肩負著諸多任務,其中運送黃金正是“到蘇區提款”的具體內容之一。可以說,象征著“蘇維埃動脈”的秘密交通線生動再現了贛東北和中央兩蘇區運金上海的獨特歷程,深刻勾勒出了中共革命苦難而又輝煌的歷史軌跡,也共同構筑了蘇區運金上海的堅強堡壘。

    永乐国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