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amgcs"><menu id="amgcs"></menu></menu><menu id="amgcs"></menu>
  • <xmp id="amgcs"><nav id="amgcs"></nav>
    <menu id="amgcs"><tt id="amgcs"></tt></menu>

    簡報第84期: 金色征程黨旗紅(四)

    來源: 發布時間:2021-10-29 瀏覽次數:128

    藏在陳毅腰帶里的秘密。那是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北上長征后,陳毅同志受黨中央的委托,帶領一部分紅軍戰士留在贛南山區堅持游擊戰爭。

    國民黨反動派對這支革命隊伍恨之入骨,千方百計想消滅這革命的火種。于是他們派出了大批軍隊進山圍剿紅軍游擊隊。由于有廣大人民群眾的擁護和幫助,游擊隊才能在敵人的眼皮底下鉆來鉆去。敵人無奈,只好封鎖了上山的道路,妄圖隔絕紅軍與老百姓之間的聯系,讓陳毅和紅軍戰士困死餓死在荒山野嶺之中。敵人的這一手果然十分陰險毒辣。因為上山的路被封死了,群眾一時難以把糧食送上山去,紅軍戰士們又不能下山去采購糧食,原有的存糧越吃越少,陳毅和戰士們時常一天吃不上一頓飯。“天將午,饑腸響如鼓。糧食封鎖已三月,囊中存米清可數。野菜和水煮。”陳毅同志寫下的這首《贛南游擊詞》,真實而形象地記錄了當時的艱苦情景。但是,盡管如此,紅軍戰士們的士氣依然十分高漲。  

    有一天,天氣十分悶熱。突然電閃雷鳴,下起雨來,陳毅和戰士們一起脫光膀子高興地在雨中沐浴。一位戰士發現陳毅的腰中纏著一條小布袋,便好奇地問陳毅。陳毅告訴他,袋里裝的是金子。頓時,“陳毅身上藏著一小袋金子”的消息不脛而走,一些戰士便在背后議論紛紛。陳毅知道這事后,便把隊伍集合起來。他對大家說:“實行經濟民主,是我們共產黨軍隊的傳統。不要說這么一點金子,就是大宗的土豪罰款,幾百幾千的銀元往來,也要讓大家知道。”  

    說到這里,陳毅解下腰中的小布袋,把金子放在大家面前,鄭重地對大家說:“這些金子是主力紅軍北上長征前,黨中央交給我的。它是黨的經費,是準備在特殊情況下應急用的。黨要我保管,我從來就沒敢亂動用絲毫。在這里我有責任告訴大家的是:萬一我被敵人打死了,我的尸首可以不要,可我身上帶的這些錢請無論如何要拿回來。”同時,陳毅還建議把這筆經費分成若干份由大家分別攜帶。聽了陳毅的這一番話,大家恍然大悟,同時,也被陳毅這番肺腑之言深深打動了。同志們異口同聲地說:“黨的經費一定要由一個最可靠的人保管,而您就是我們大家最信賴的人。這金子還是由您一個人保管,我們大家保護您。” 

    于是,那一小袋的金子又重新綁在了陳毅同志的腰上,而大家的心卻與他貼得更緊了。

    為了黃金事業的發展,一定要見到周總理。黑龍江省砂金礦藏豐富,采金歷史悠久,歷來是我國一個重要產金地區。但在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初,由于多種原因,黃金產量卻連年下滑,已經由1950年產金8萬兩下降到1961年的3800余兩。隨著國民經濟的發展,在國際貿易和一些工業生產部門中,都急需黃金。那時,黑龍江省的黃金生產正處在一個困難與機遇并存的關鍵時刻。

    1962年11月末至12月初,冶金工業部在北京召開廠礦長會議。當時的黑龍江省機械冶金廳副廳長楊銳敏同志參加會議,住在北京飯店。12月1日,楊銳敏聽說北京飯店要舉行晚會,周恩來總理將參加。懷著對發展黃金事業的強烈愿望,他下決心要面見周總理,并設法找來了1張晚會入場卷。

    晚7時,楊銳敏來到北京飯店新樓7樓小舞廳。舞廳陳設簡樸,用錄音磁帶播放舞曲。舞廳四周坐滿了人,長方形舞廳的東北角處,放置了一張小圓桌,周圍擺了幾把小木凳。人們在翩翩起舞。

    大約在9點鐘左右,大家殷切盼望的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副總理相隨進入晚會,并與大家一起跳舞,每跳過一場舞后,就坐在小圓桌旁休息。

    當周總理和陳毅副總理坐在小圓桌旁休息時,楊銳敏鼓起勇氣、滿懷對周總理的崇敬和要求解決問題的希望走向小圓桌。楊銳敏走到周總理身旁,他操著濃重的山西地方口音向總理介紹了自己的身份后說:“總理,我想向您匯報一下黑龍江省的黃金生產情況。”周總理欣然同意并用手勢請他坐下。總理親切和藹的態度頓時打消了他的緊張和拘束感。他把黑龍江省的砂金資源情況、黃金生產落后現狀、發展黃金生產的規劃方案和需要解決的問題等一一向總理作了詳盡匯報。當他正在匯報時,舞曲又奏響了,周總理卻一動不動專心聽他講述。對一些不太清楚的地方,總理就提出問題再詳細問問。總理曾問他有沒有采金設備?自己能不能制造?他一一回答了總理提出的有關問題。半個多小時過去了,舞廳里再次響起了樂曲,楊銳敏連忙說:“總理,我就匯報到這個地方吧!”起身向總理告別。周總理對他說:“你寫個方案交王鶴壽轉給我。”大約在10點半左右,周總理和陳毅副總理離開晚會。當他們行至楊銳敏身旁時,周總理停下來轉過身去打手勢再三叮囑他:“你的方案交王鶴壽轉給我。”兩位總理同他握手告別。

    晚會結束后,楊銳敏和基建計劃科科長唐國俊同志連夜趕寫黑龍江省發展砂金生產報告和五年發展建設規劃方案。第二天,送冶金部高揚文副部長審定后,由王鶴壽部長的秘書報送周總理辦公室。

    周總理日理萬機在百忙中于1963年1月3日對此報告作了如下批示:“送交計委加以認真研究,如確實可靠,應該列入五年計劃中。”這個報告和規劃方案的主要內容是:當前黃金生產不適應國家的需要,黑龍江省砂金資源豐富,有悠久的采金歷史和經驗,提高黃金產量完全可能,但必須采用機械化生產代替過去落后的手工業生產方式。為此,需要國家支持一定的投資。在1963年至1967年的5年黃金發展建設規劃中,主要建設項目有:250升采金船7條、50升采金船1條、水槍11套、小豎井2孔、選礦廠2座、180馬力鍋駝機2套、高壓輸電線路103公里及其他配套設施如機修車間等。總投資3554萬元,可建成新增黃金生產能力77000兩/年。

    1962年,黑龍江省的黃金產量已經降到最低谷,只有6400兩,黃金企業虧損達194萬元。面對這種困難局面,在周總理的關懷下,上述報告和方案得以實施,有力地推動了黑龍江省和全國黃金工業的發展。

    1963年1月18日,黑龍江省副省長陳劍飛遵照周總理批示的精神,強調了黃金生產的重要意義,提出要保證黃金生產的原材料供應和職工生活待遇。

    冶金部在1963年將黑龍江省的黃金企業全部接收為部直屬企業,并成立直屬黑龍江有色金屬工業公司,負責黃金生產。

    1963年1月11日,國務院批準冶金部上報的《關于恢復和發展“民窿”黃金及鈷土生產問題的意見》決定對群眾采金實行實物獎售。1963年,黑龍江省的黃金工業得到了恢復和發展,黃金產量達到11500余兩,為1962年黃金產量的1.8倍。

    1963年至1967年,黑龍江省黃金工業基本建設共建成砂金生產規模169萬立方米/年,形成新增生產能力10188兩/年。在全省組織了成批建設采金船的熱潮。從此,中國的砂金開采進入了機械化生產的新時期。

    永乐国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