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amgcs"><menu id="amgcs"></menu></menu><menu id="amgcs"></menu>
  • <xmp id="amgcs"><nav id="amgcs"></nav>
    <menu id="amgcs"><tt id="amgcs"></tt></menu>

    為什么說根本就不存在所謂“江浙同鄉會”的組織?

    來源: 發布時間:2021-11-12 瀏覽次數:52

    1927年秋到1928年夏發生在蘇聯的中國留學生中的“江浙同鄉會事件”,從一些無原則的糾紛開始,被人為地發展成一個政治事件,不但波及各學校的領導、聯共(布)中央監委、當時在那里的中共代表團、共產國際,一直驚動聯共(布)中央政治局斯大林和莫洛托夫等最高領導,最后由聯共(布)中央監委直接出面干預并作出明確的決議。可是,由于種種原因,這一決議并未得到尊重和執行。20世紀20年代至30年代,隨著蘇聯黨內斗爭的激化和中共黨內領導的“左”傾錯誤,這一事件的受害者中,留在蘇聯的繼續受到政治迫害,回到國內的則成為王明錯誤路線的犧牲品。其實,所謂“浙江同鄉會”是根本不存在的。

    ?

    首先,從幾十份署名或者不署名的用來作證的告密信看,都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浙江同鄉會”的存在。

    ?

    其次,1928年6月5日向忠發和蘇兆征代表中國代表團致共產國際執委會的信,也沒有拿出任何確鑿的證據說明這個組織的存在。8月3日,雅羅斯拉夫斯基質詢米夫:“你認定在中大有互助會的組織嗎?”米夫答稱“我不肯定”。8月17日,就連堅持不同意撤銷這個案件并參與處理這一事件的蘇兆征和周恩來致聯共(布)中央政治局的信中,也只是要求對陸貽松致周策、胡士杰、朱茂榛的信,周策致胡士杰和劉仁壽等人的信進行核實,因為這是能夠證明該組織存在的“嚴肅的文件”。但是他們承認,直到現在,已經過了六個多月,“這個組織到底是有還是無,誰也不知道”。還承認“沒有任何材料證明”這個組織和國民黨、第三黨及反對派的聯系。米夫本人6月在中大講話時也矢口否認了“江浙同鄉會”組織的存在。

    ?

    第三,雅羅斯拉夫斯基在這方面做了大量的調查,在前面所引的《報告大綱》中,他明確指出,蘇聯國家保安機關對這些中國學生提出來的罪名是“沒有根據的”。至于所謂的“江浙同鄉會”和第三黨或國民黨的關系,最主要的證據就是蔣經國收到家里的匯款問題,許多揭發材料都說蔣經國和他父親之間依然保持著秘密的聯系,家里先后給他寄款達六次之多,總計從那里領得1000多美元的款項。為了了解這方面的事實,雅羅斯拉夫斯基把蔣經國等人找到聯共(布)中央監委單獨談話,他們全都否認同第三黨和國民黨右派有任何聯系。蔣經國在解釋這個問題時說到,他的母親確實給他寄過300元錢,但這是在1927年他同自己的父親蔣介石的關系破裂之前的事,他認為這件事沒有什么政治意義。雅羅斯拉夫斯基在《報告大綱》中指出,“關于這個會的組織上之存在是絕對沒有確實證明的,也更無材料可以證明它現在仍然存在”。“我敢斷定,誰也沒有看見章程,章程是沒有的……這些同志沒有任何政治目的。”許多材料所“根據的都不是事實,而是猜想、謠言和不正確的報告”。他甚至激動地質問道:有人說,“江浙同鄉會”的組織機構比中共都健全,“根據在哪里?一點都沒有!”最后他還氣憤地加了一個“附注”說:中國人動則用“同蔣介石有關系”來罵反對他的人,“應當用黨的名義宣布停止這些事,不論是哪一派的同志,他都要對黨負有嚴格的責任”。

    九游